文/羊城晚報記者 楊輝 黃麗娜
  [ 廣州哪個區空氣污染最重?為何工地揚塵污染如此嚴重,市建委卻不管?車輛在年檢時“花錢買過關”,到底應該由誰來管?……昨日,廣州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桂芳帶隊檢查並暗訪了廣州市執行《大氣污染防治法》和《廣州市大氣污染防治規定》的情況。市人大代表們兵分多路,發現了問題“一籮筐”,但能從主管部門口中問出的答案卻不多。]
  第1站
  張桂芳發話
  要求給廣石化施壓
  昨天,市人大檢查組的暗訪小組,在途經黃埔區南崗西路166號的一間廠房時,發現該廠煙囪正在排放廢氣,門外無任何標識。廠房的大門原本敞開著,但幾分鐘後迅速關閉,讓準備下車檢查的暗訪小組吃了閉門羹。
  檢查組隨機在海景沙場進行突擊暗訪,此時正好有大型運沙車駛入,準備裝沙。“沙場存在多久了?由哪個部門批准的?平時的防風防塵措施做得如何?”面對人大代表提出的一連串問題,沙場負責人全答不上來。
  在黃埔區萬科城市花園,住戶高女士反映,自己在該小區住了三四年,經常在周末或者大雨後能聞到從附近的廣石化排出來的臭氣,比臭雞蛋還臭,“很難受,有時候甚至被熏到頭暈,現在晚上睡覺都不得不關上窗戶。”
  人大代表張連廣在向幾位居民做了簡單的調查後,提出自己的疑問:“居民們都反映晚上氣味大,懷疑是偷排。”
  “我們對企業的污染排放是24小時都有監測的。”市環保局局長楊柳表示。
  “如果繼續這樣的話,要給企業壓力,要求他們整改,什麼都比不過人民群眾的健康重要!”張桂芳當場發話,他表示,將針對此次調研發現的情況,給出具體的建議。
  第2站
  張嘉極窮追
  環保局避答敏感問題
  “廣州哪個區空氣污染最重?是不是黃埔區?”在白雲區嘉禾的空氣監測點,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嘉極問到。
  “不好說,各區在各個時間段、存在不同污染物的污染不一樣,不好說哪個區空氣污染重。”陪同檢查的市環保局副局長謝明回答說。
  張嘉極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,繼續追問道:“哪個區的污染濃度高?”
  “真的不好說。”謝明仍沒給出明確的回答。
  “越秀怎麼樣?黃埔應該是最差的吧?”張嘉極追問到底。謝明表示,中心區空氣污染差些,主要是高樓不利擴散、交通幹道邊污染大。
  不少人大代表忍不住表示:環保局避諱說哪個區污染重,是因為這對區里影響大,所以不方便說。
  第3站
  誰管泥土車掉土?
  建委副主任答分段管
  在廣東省工傷康復中心西部地塊工地,正在建設廣州市中院新大樓。人大代表視察發現,工地沒有按要求硬化大路,大批炭黑色廢土裸露,一旦天氣好轉,揚塵很大。工地泥頭車遍地滴漏的土渣也未清理。同時工地破舊的日本產挖掘機冒出濃濃黑煙,也在污染著空氣。
  劉蓮香等代表提出了疑問:市建委為何不管工地的空氣污染、揚塵污染?為何泥頭車非要超載,以至跑冒滴漏?
  “中國國情就是這樣,各個職能部門只能管理一小塊。”市建委副主任莫仕容表示,工地建設是建委管,泥頭車進出、清洗也是建委管理,但是泥頭車道路運輸及道路清潔都是城管在管,“我不是推卸責任,這不是我的職責。你們的意見要轉給城管部門。”
  第4站
  誰監管車輛安檢機構?
  環保局稱一直在扯皮
  在新展汽車綜合性能檢測有限公司和黃花機動車檢測站,人大代表不約而同關註到機動車年檢會否作弊的問題。
  “社會上有人說一些尾氣排放不過關的車輛,花點錢就能找人搞定,你們這裡會不會也存在這種情況?”張桂芳詢問道。
  “按照新的檢測流程,作弊很難。這麼多年,我們這裡都沒有查出過作弊的情況。”檢測站的負責人馬上回應說,他們對整個檢測過程實時監控,並且檢測的所有數據會實時上傳到環保部門。除此以外,還有第三方數據“黑匣子”監測數據是否準確和屬實。
  楊柳補充說,前幾年確實有個別檢測站發生過工作人員徇私舞弊事件。
  在黃花機動車檢測站,市環保局機動車污染控制處處長梁錫林介紹,目前全市共有59家檢測機構承擔排氣檢測業務,其中民營機構所占比重超過了60%。他表示,檢測機構首先要有安檢資質,需要由省質監局頒發安檢資質,只要取得這個資質就能承擔年審業務。
  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謝寶懷擔心,一些檢測機構可能內部勾結,對不合格的機動車“放行”,“誰在監管這些檢測機構?”
  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回應稱,按照上位法應該是質監部門負責監管,但現在公安、質監、環保三家都有責任,“比如年審時安全檢測機構都會出一個安全檢測合格報告,公安部門拿到這個報告就應該發一個合格標誌,但現在這個報告造假誰來監管呢ǜ鞲霾棵牛┮恢背鍍ぁ!�
  楊輝 、黃麗娜  (原標題:哪個區污染最重?市環保局避而不答)
創作者介紹

王子

bvmkgtesgw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